当前位置:yhgd.cn职场领航者「劈柴」和他的 Google?超级职场如何赚钱
领航者「劈柴」和他的 Google?超级职场如何赚钱
2022-06-18

「我的老妈曾经因为家庭的经济原因高中辍学,但是我每当家庭作业遇到了任何的困难,我永远想到第一个寻求帮助的人就是她。我可以很明确的到她为家庭所做的贡献,但是有很多时候,就因为她没有接受到充分的教育,她无法充分实现自己的价值。如果你看一下互联网,女性网民不到三分之一,如果放到农村来看的话这个比例会更低,我们必须做这件事!」

在一月末,Google 推出了一项在地铁站的免费 WiFi 方案。它的试点是孟买,到了今年年底将有 100 个地铁站都会享受到免费的网络接入,惠及 1000 万人口。而最终,它的网络覆盖范围将遍布 400 个站点。

他笑了起来,眼睛逐渐发亮,俏皮地说道:「关于 CES,最棒的部分在于这里有这么多的人,你完全可以将自己隐匿于其中,不让别人发现你的特殊身份。」

而如今,Chrome 成为了市场上最为主流的浏览器,它帮助 Google 抵御了来自微软 Bing 的直接,并且给 Chrome OS 这个云系统奠定了基础,彻底打开了全新的市场空间。

让我们一起走近领航者「劈柴」和他的 Google。

劈柴说他如今围绕着产品简洁设计思考了很多。「我现在经常将 Google 作为一个整体,看是否能够做到简洁。大的东西一般来说都会变得复杂,这就是事物运行的常态,你该怎么化繁为简?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他说道:「最吸引我的产品永远是拥有着化繁为简的功能。就比如说 Google Search,其实这款产品内部的运行机制非常非常复杂,但是对于绝大多数用户来说,这只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搜索框。简洁是最难呈现出来的,但是任何时候你都不要放弃尝试,总是有可能让用户使用的某个环节变得简洁的。」

劈柴在美国有可能是一个你有可能低头擦肩而过的人,但是在印度,他已经家喻户晓,一个象征着民族荣誉,家喻户晓的明星。印度科技Hundustan Times的前科技编辑 Pranav Dixit曾经回忆道:「当劈柴被宣布任命为Google CEO的时候,我们这边有人都会跑到街道上放烟花庆祝!这在Chennai,更是如此。」

这种忠诚有时候强大到,让事情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儿的夸张。就比如说,到了 2014 年,劈柴已经全面负责运营 Google 的各项产品了。同时,Bavor 开始负责开发 Google Cardboard,一款利用纸盒嵌套在智能手机上,直接就实现虚拟现实效果的科技项目。当劈柴听说了这个项目之后,他叫 Bavor 来办公室一趟,让他进行一次演示。劈柴当场很是兴奋,然后就给 Bavor 说:我想在公司的 Google I/O 大会上宣布这个项目的存在。Google I/O 大会将在 8 个半星期之后召开。」从开发时间周期上来看,这真的是瞬间进入了冲刺阶段。

但即便我们了解了这一切,掌握了这么多的信息,我们真的了解劈柴了吗?

「我记得我小时候,每天晚上回家,上都有一些狗拦着我的不让我走。最后我不得已就爬上屋顶,从一家房子的屋顶跳到另外一家房子屋顶上去,但是那些狗就一直跟着我,一上狂吠不停。」

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劈柴的管理风格。曾经一名劈柴身边的经理这么形容他,认为他是操控办公室的大师级人物。「他从来不表现出跟公司里哪个人结盟,既不跟 Susan、也不跟 Marrisa、又或者是 Omid,甚至是 Eric。他永远站在绝对中立的,不偏不倚,像这样的一个人你是很难猜到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的。」

Maps and Local 的负责人 Jen Fltzpatrick 表示:「当劈柴接管 Android 的领导权的时候,Android 的这支团队其实多多少少显得有些跟 Google 格格不入。而在劈柴的管理过程中,他们与其他部门同事之间沟通互动上发生了一些积极的改变……」

过去的 Google 可不是这样,那是一个年轻的,完全有着独特气质的科技公司,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互联网圈,它带来了一系列充满理想主义情怀的信条。而在 2004 年的 IPO 的中,公司的创始人写下了「不」的信条。其实当时它只不过是一个帮你完成手边工作的工具而已啊!你在搜索你想要查找的东西,然后登出。

Android 之父 Rubin 招聘的第一个雇员 Lockheimer(如今,他负责 Android 和 Chrom 的开发运营)曾经这样描述 Android 团队的早期状态:「Google 曾经就是一家搜索公司,当 Andy 离开 Android,劈柴成为了,他把 Google 的其他部分也一并带过来了,又或者说他把我们整个 Android 团队带向了 Google 的更深处。」

在印度,很少人用 iPhone,Apple 在这里只占 2% 的市场份额,而相对应的,这里着太多 Android 的智能手机,各式各样的智能手机占据了印度市场 64% 的份额。在 2016 年,Google 首次预测印度的 Android 手机销售数量要超过美国市场。智能手机已经在全美充分饱和了,成年人中 70% 的人有智能手机,20 多岁的年轻人中 86% 有智能手机。而印度市场的数据还在不断爬升过程中。它的市场开发并不是由高端品牌 Nexus 6P 带来的,而是由一大堆不知名的生产厂商开发的便宜手机推动的。劈柴的任务之一,就是在确保印度不断繁荣的过程中,让 Android 在智能手机市场上的份额稳步提升。

「那个时候他甚至都没有看到这个产品的最终版本,也没有看到软件的最终版本。这里面就体现出我们之间深层次的一种信任。(当然,让员工通宵把纸壳从纸袋子里面抽出来,这一点也是有点儿任性妄为……)

临近大会的时候,他们将 Google Cardboard 放在给来宾准备的手提袋里,里面还装着送的 T 恤之类的东西,参会者会在签到处领取这样一个袋子。但是到了前一天晚上的 11 点,劈柴有了不一样的想法,他担心人们在看到袋子里的纸壳时不明白这是干嘛使的,也许就会当垃圾给扔了。于是他这么说道:「我真的想在台子上宣布它的存在,那会非常酷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一方面,他强大的科技实力让人有点儿望而生畏,另一方面,它日益彰显出来面向全世界的野心,从这两方面来看,选择劈柴成为如今运营 Google 的负责人,似乎原因并不是让人看得很清楚。

Bavor 和整个运营团队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把 1000 个纸壳从礼品袋里全部抽了出来,整整花了 11 个小时。最后当开始的时候才发到参会者的手里。

劈柴如今当了 CEO,新的职位带来的新的责任与挑战,他如今不仅仅是负责产品,还负责互联网搜索业务,Google 赖以整合互联网信息的核心功能,它既能体现出强大的功能,又能散发息,这种气息会让人不由得把自家的门窗关好,查看笔记本摄像头的红灯是否亮着……

为了做到这一点真的要凭借超级庞大的海量信息才能完成,而逐渐的,这个信息已经不单单是来自于网页,而是更多的来自用户,也就是你本人。你的地理信息、年龄、你的主要交通工具、性别、浏览历史几率、心率、种族、IP 地址、浏览器、操作系统、胆固醇级别、宫颈粘液等等,这一系列的信息都能够出一个更加真实的你。Google 为了给你提供越来越完美的答案,它在不停地将最原始的数据吸收进来,将其整合成为最有用的信息。更重要的是,公司正在将这个能力成为机器学习,人类可以终于有一天卸掉控制权了。Google 的人工智能产品 AlphaGo 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月月初,击败当今顶尖的围棋选手?

Google 的这家 CEO 是在 Chennai 这座城市的两居室里度过童年的,他和他的兄弟就睡在客厅。

这句话真的一点儿也不假,他真的可以游弋在人群中,而且这些参观者都是科技圈发烧友,完全不担心别人认出他是谁来。

名声远扬不说,财富也送上门来,那即便这样,他实际上仍然不为大多数人所熟悉。

其实,这一特点既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他就是公司里标准意义上的优秀员工,好好先生。而对于一家天生就是追逐聪明人才的科技公司来说,劈柴往往被人们形容为「天才」,之所以获得这个称号,主要是因为他有能力在公司内部驾驭一批超级聪明,还相当有自己个人观点的员工。

而对于一个全美薪酬名列前茅的 CEO 来说,他的家在里面显得也有点儿太不起眼了。那是一间五居室的房子,如果不把网球场算在内,它真的非常普通。唯一惹人注意的是进门的前厅,地上铺满了彩色的胶带。

就在劈柴开发运营 Chrome 的时候,2013 年他同样将 Android 给接管了过来。一个 Chrome、一个 Android 系统,奠定了劈柴在 Google 的晋升基础。

他说的没错,确实是这样的。劈柴身边的人都非常的忠诚。就比如说 Bavor,一直以来手边都会有一个本子,专门记录他从劈柴身上学到的东西。比如有一条是:「永远选择高质量,如果你为了打造高质量而不得不选择延期交付的话,那么就延期吧!」

在产品研发的圈子里,劈柴一直以来都有着「远见者」的称号。如今的他已经跻身于科技圈的巅峰的行列,与他比肩而立的有 Facebook 的马克扎克伯格、Apple 的 Tim Cook、Amazon 的 Jeff Bezos,新一代的美国科技创业者们站在一起,他们在全世界所嫌弃的科技浪潮让美国的星条旗再次熠熠生辉,曾经的「美国钢铁」和「标准石油」与之相比都像是过家家了。而除了这些声名显赫的地位之外,之前报道过 2 亿美金的股票分红在劈柴的头上。

这就是劈柴,乐观、认真、有头脑。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我曾跟他在印度、拉斯维加斯、还有加利福尼亚共处,我们在会议中心、礼堂、会议室、汽车、酒店、一座官邸还有他家展开谈话。他从来没有回答我任何一个问题,当然有一些他有策略性地跳过,或者要求私下做出回复,不让我记录在案。他是那种眼光能够望穿未来的男人,经常嘴里会出现一些非常宏大的想法,但是他又乐于纠结一些细节,比如机拍照时所发出的咔嚓声音,比如笔记本在打开之后的启动时间。看起来,他更关心那些拥有 Google 产品的用户,而不是拥有 Google 股票的股东。(我从来没有听到他谈起什么股东,甚至在有关营收方面的时也没有听到他说过一次)。他为人,体贴,喜欢曲棍球,当然也有电子产品。孩子是他口中经常出现的话题,他还是一个素食主义者。

去年一年,Google 的年收入达到了 745 亿美金,Google 旗下的 7 款不同的产品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 10 亿人,它们分别是「Google Search」、「Gmail」、「YouTube」、「Android」、「Chrome」、「Maps」、以及它的整个 Android 生态系统的平台:Google Play Store。

Google 的是整合世界的所有信息,该公司极其擅长于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它的搜索产品举世无双的重要原因。Gmail 同样也成为了你收集和整理邮件的最优秀工具;Google Photos 可以将你数千张照片全部免费存储起来,光是凭借图像识别就自动判定照片上都是谁,他们都是在哪里照的照片,这张照片上到底是一只鸭子还是一根胡萝卜。

Android 同样也是 Google 剑指未来的又一个关键,但是它当时在公司内部定位并不是很清楚。Google 在很早的时候就把 Android 系统给买了过来,在收购了之后,Android 的创始人 Andy Rubin 继续负责开发这个系统。在 Rubin 的领导之下,Android 逐渐成为了 Google 公司内部一个且完整的运营部门。劈柴将其接管过来之后,努力让 Android 这个系统能够成为 10 亿人跟互联网打交道的交互入口,并且真正成为 Google 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是在劈柴的身边还有大量不走运的人,他们还长期挣扎在贫困线上。「在我家外面有一个人,我们称他为『人』。他就每天晚上睡在我们家外面,当时我从来没觉得他是无家可归之人,但真的他从来没有自己住的房子,也没有组建家庭。他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地,也不知道父母是谁。」

目前人们并不知道其真正的动机。也就是说,好吧,Google 也许并没有,但是毫无疑问,它现在所具有的能力,散发出来了一点点令人的气息了……

就在前不久,Google 宣布了最近表现最好的营收季报,也同时宣告劈柴将获得一份价值 2 亿美金的股票分红。当人问及为什么你会值这么多钱的时候,劈柴这么回答道:「我非常幸运能够得到这笔励,这进一步加大了我身上的责任,我要想如何在未来给这个世界创造更大的价值,回报给整个社会。」

Sundar Pichai 能否改变 Google 如今在人们眼中的形象?他是否能让 Google 看起来更像我们当初记忆里最初的那个 Google 呢?

Google 正在从完全不同的方向给这个国家带来革新。它正在尝试两件事:降低设备使用的数据量;地拨出资金,提供免费的带宽,不管使用什么互联网服务的人都能够接入进来。

劈柴说道:「人们在这里想要的模式其实跟我们在美国享受的电信方案很像。我们为了拿到更多的数据应该做得更多,让它从成本上变得更加亲民。便宜,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在印度农村,绝大多数的女性都觉得互联网并不是为她们准备的,她们觉得这要么是给丈夫用的,要么是给父亲,儿子、兄弟用的,总之不是她们应该碰的东西。但是,如果你把它拿到她们的面前,你能看到她们眼睛里绽放出小小的火花。对于有些人来说,你直接就可以在手机上查询粮食价格了!当我们生活在国家,科技一直持续不断的进步,我们习以为常,不觉得什么,但是如果你往后退一步,看它在其他比较落后的地区带来的影响,那将是改变无数人命运的深远影响。」

在 11 月,冬季的印度洋季风如往常一样吹进了印度的东南沿海。但是,这一次造成的效果却有点儿不一样了。一场超级强大的风暴席卷了这里,当月在 Chennai 这座城市下的雨量超过了 40 英尺,在 24 个小时的时间段内就超过了 10 英尺的雨量,大水漫灌了整座城市。非法建筑的坍塌以及邻近湿地的滑坡,让这里的居民猝不及防,几个星期整座城市就泡在水里。超过 300 名居民因此丧生,所造成的损失高达 30 亿美金。Sundar Pichai 的家就在这些受灾家庭之中。

在 2015 年的夏天,Google 彻底地对自己进行了重组,它重新创办了一个新的母公司 Alphabet,来监管一切尝试在科技前沿开拓的研发项目,用以跟 Google 的主营互联网业务给区分开。Google 当时的 CEO Larry Page 成为了 Alphabet 的 CEO。劈柴成为了 Google 的 CEO。

「他当时这么说的:『好吧,开始干吧!』他在接下来了 8 个半星期中,连看我都没看我一次,也没关心过 Google Cardboard 的进展。」

两相对比,这是多么大的差异啊!

oogle 也计划将更多的女性带到网络中来,而这对于劈柴个人来说具有极为特殊的意味。

「个人电脑业务从来没有在印度有过起飞。而如今的印度发生了两点变化,Android 手机现在价格越来越便宜,通信网络等基础设施建设也在大规模的开展。两者的结合点亮了这个国家。」

但是,虽然便宜的手机有了,但是通讯网络的成本还是高居不下。印度的城市里的移动通讯网络永远都是高负荷满载状态,又慢又不好用,而农村就更别提了,连网都没有。但是如今正在发生一点一滴的变化,这些变化大部分都是由 Google 和 Facebook 这样的公司推动的。

当你想到硅谷的顶尖领导人的时候,他们往往能够划归到三个类别中:工程、商业、或者产品。工程负责拉动创新发明,他们往往需要产品的功能;Facebook 的马克 扎克伯格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他从黑客的中把 Facebook 的雏形打造了出来;商业往往是所谓的「者」,他们往往重新塑造了供应链和派发渠道,让交易本身变成了最时尚的事。Apple 的 Tim Cook 就成为其中的翘楚,他推动中国供应链的开发,将 Apple 这家公司彻底变成了赚钱机器。产品类型的往往专注于不仅仅让产品变得有用,还要让它精致,优秀。他们将人类的工程学注入了人性。史蒂夫乔布斯就是这方面的级人物。但是运营一家超大型的公司,就比如 Facebook、Apple 又或者 Google,往往需要的不仅仅是这三者中的一项就够了。

「上任之后,就像是我有了孩子之后心态发生了变化。你知道,在没有孩子的时候,在印度过马我可不会多想一下,但是现在你有了孩子,你知道这是你的一部分,你的人生之也不仅仅是属于你一个人的了。这就是我在新的工作岗位上所体会到的,这是一种责任,能够确保我们非常明智地充分把握每一次机会。」当他的头衔逐渐上升,底下所管理的公司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人将目光投向劈柴,有可能是让他对某些根本不可能的问题提供一个完美的答案,这个时候至于他是否对此感到舒服,就没人顾得了那么多啦。

劈柴今年 43 岁,身形修长,喜欢穿休闲的服饰。在今天的大会现场,他身着一件 V 领的运动衫,戴着方框眼镜,剪得整整齐齐的灰色胡子。从外形上来看,他跟绝大多数的参会者真的没有什么区别。他在时注意到身边有一台虚拟现实,20 来岁的年轻人绑在电影院式的椅子上,头上还罩着个虚拟现实头戴设备,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顿了顿,确保在这个喧闹的大厅里他的存在感能稍微增强点儿,让更多的人听见他的声音。

「他站了起来,宣布了这个产品的存在。」Bavor 回忆起来当天的情景,不由得嘴角弯了起来。

劈柴事后回忆道:「我的外祖母家首当其冲,当时大雨倾盆落下,所有人都搬到了二楼。接下来的时间里,没有水,没有电,没有电话网络,就这么困了整整四天。我的一个表兄弟要到外面盛来雨水给大家喝。」这四天时间里,这个全世界最有能力从四面八方收集信息的男人却对家里发生的事一点也不知道。洪水袭来后的几个星期之后,一年多没回过家的他终于踏上了返乡的行程。

Google 同样在印度语言方面下大力气开发。大家都知道,印地语在印度使用最广泛的语言,超过 4 亿的母语使用者,而这对于一个拥有 13 亿人口的大国来说只是冰山一角而已。Google 表示,它期望未来有 3 亿到 4 亿的印度网民能够到网上来学这门语言。

「我爸妈真的为我们很多,在他们眼中,上学永远是头等大事。我自己真的很幸运能有上学这个机会,全家人真的都是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都一定要供我读书。」

这些胶带组成了一个矩形网状图,5米长,3 米宽,其实它就是一个室内迷你小足球场,劈柴九岁的儿子制作的。劈柴九岁的儿子和十三岁的女儿经常跑下楼在这里玩耍。劈柴谈起他的儿子时,笑着说道:“他是那种极能适应规则的人,所以他永远能比其他孩子领先一个身位。”

如果是库克或者扎克来到 CES 大会上,那么他们肯定会受到前呼后拥的迎接,在劈柴身边可没有这样的场景出现。他把自己的衣服上的铭牌扣过来,然后自己悠哉悠哉地在大会现场转了起来,以不知名的访客身份到各个站台上去欣赏不同的电子产品,比如智能锁扣、智能灯光、智能洗浴、智能鞋子。就在三星的展台上,三星将自己的智能电冰箱推倒了众人的面前,销售代表见到劈柴,把他的铭牌翻了过来看了看他的名字,问道:「你是哪里的?是记者吗?」这看起来就算名字让别人看到,大家也不会意识到他的身份。劈柴开玩笑似的往别的地方撇了一下,然后开始问问题:「那么,我能问这个冰箱什么问题呢?」

在今年二月,FBI 和 Apple 公司之间掀起了一场大战。FBI 要求 Apple 将某个恐怖的手机解密,这引起了全国上下有关隐私权和数字加密领域的大辩论。劈柴也在 Twitter 上加入了讨论,他说道:「我们都知道现在执法部门和情报部门在公共安全和打击恐怖活动不遗余力,也了非比寻常的挑战。我们就是负责给产品提供一系列数字安全措施,让你的信息安全无恙,同时,我们也会在基于法律配合执法部门的工作,在必要的情况下给他们数据入口权限。但是,如果要求让一家公司主动地去入侵客户的数字设备,获取其中的数据,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于前者了。它有可能成为一个后来人效仿的例子,借此成为打开隐私权的一个缺口。我们应该在这个无比重要的问题上进行好好的思考,公开彻底的辩论。」

在 2015 年的 8 月,劈柴被提升到了 Google 最高岗位,相应的,公司整个管理结构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与此应运而生了一个全新的公司 Alphabet。这让 Google 将所有带着幻想色彩的高科技业务全部打包塞进一个新的公司,而将传统的业务(比如广告)放在 Google 公司的名字下。

Facebook 在印度的主要举动是展开一个叫做 Free Basics 的项目,它提供了一套服务,比如天气预报、、当然还有 Facebook 介入服务,用户可以不用考虑自己的流量直接进入这些数据服务。但是在今年 1 月,印度了这项免费的便民服务。

劈柴很明显是出身于产品研发圈。在他的管理之下,Android 兴旺发展,从一个虽能自定义化,但是却笨重呆板的交互界面发展成为了流畅精美的主流系统。Chrome 重新告诉人们:电脑的浏览器究竟能够做到多快!Google Photos 改变了智能手机上管理和展示照片的方式。但是,他现在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产品,更重要的是管理 Google 那巨大的广告业务板块。

但是,这种让全世界瞠目结舌那个的增长速度也迎来了一些争议。就比如登曾经透露 NSA 的 Prism 项目,这不禁让人们开始联想 Google 跟 NSA 这件存在着怎样的合作关系。(Google 倒是一直声称 NSA 并没有进入 Google 系统的权限)。在,者将「Google 巴士」视为「收入不平等」的同义词,还经常性地上街去堵这些巴士。在欧洲,Google 跟在「反垄断法」以及「隐私权」等问题上也闹的不愉快。在 Google 负面影响最厉害的时候,2014 年 Google I/O 开发者大会上,一名者于中途,在走廊上大喊:「你是为一家极权公司!它能制造机器!」

另外一个项目是让人们在网络很差,甚至是没有网络的时候提供的服务,就比如说提前将地图缓存到手机上,这样就算是没有网的情况下地图也照样能给你,再比如手机上同样操作一个任务,但是 Google 提供了一个数据传输量更小的解决方案。

Google 负责虚拟现实的领导人 Clay Bavor 曾经这么评价劈柴在科技圈的行事风格:「你想要一个深思熟虑,又能对体察入微的人吗?你想要时刻关注问题本身,引领公司让解决方案一个个呈现出来的人吗?我很高兴他从所有人中走出来了,他就是如今 Google 的 CEO,这就是我给朋友介绍他的时候说的话。」

Google 正在「下一批十亿用户」计划,它还在人工智能、无人自驾驶技术、虚拟现实、机器人等多个领域扮演领跑者的角色。他的影响力早已经超出了单纯的数字科技领域,上个世纪就诞生的 Google 正在用科技的力量塑造一个更加充满想象力的未来。如今,新上任的 Google CEO 台前,他将带领 Google 何方?他是怎样一个人?是如何管理这样一家科技界中的「星际战舰」的呢?

Google 有一个名叫 Internet Saathi 的项目,女性可以拿着 Android 手机和平板电脑,骑着自行车到远方的郊外村庄,然后亲身教其他女性怎么使用这些设备。Google 计划到 2018 年的年末,将项目惠及 30 万个村庄。

「数百年之前,很少有人能够拥有大量信息。信息往往掌握在有权有势的人的手中。哪怕是最简单的变革,从印刷业中走出的书籍都能让信息撒向更广阔的人群。我永远都这种性质的变革保持着浓厚的兴趣,每一次这种科技浪潮袭来,会让世界这个舞台的竞争规则变得更公平。」

他对孩子的这番总结,其实更好地体现了劈柴在职场上的上升途径和策略,他那不温不火的脾气,乐于帮助别人成功的心态,这都很好地解释了劈柴职场上为什么一直如此稳健的向前挺进。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开发 Google Toolbar,这是一个浏览器的插件,你可以在 IE 浏览器里进行 Google 搜索。从此处开始,他开始了一项当时在很多人眼里看起来有点儿费解的项目:打造一款全新的网页浏览器 Google Chrome,当时几乎没人知道为什么 Google 需要开发这个东西。

同时,目前 Google 为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仅限于工业化的发达国家,但是它在未来要将自己的产品撒向全世界。Google 现在已经开始发力,在正确下一批「十亿用户」了。这十亿用户都是分布在发展中国家,他们还从来没有上过网,目前用的是基于 Android 的便宜手机,所以这也让 Google 有了另外的两种模样:「公司形态下的 NSA」以及「现代版的东印度公司」。

Google 公司之前的 CEO Eric Schimidt 和 Larry Page,从来让人觉得他们有多么能够理解人,又或者比较能够感受到人性的温暖。就比如说,Schmidt 曾经有一句名言:「如果你做了什么事不想让别人知道,那么最好就是你什么都别做。」而佩奇曾经绘声绘色地描述出理论上存在的,无法律约束的「特别行政区域」,在这里,Google 可以「自在地尝试各种试验。」另外,有关 Schmidt 的新闻往往都都是围绕着他「那豪华奢侈的」;相比之下如今的 Google 呢?员工们小声议论的是劈柴在 2015 年的每一天晚上亲手把自己的孩子哄睡着。

本文来源:Buzzfeed创见首发 由 TECH2IPO/创见 花满楼 编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

Sengupta 是在 2007 年开始成为劈柴下级的,如今是「下一个十亿用户小组」的,在接受采访时表示:「Google 一直以来都是傻叉极品进来的,在这样一个充满精英的里,劈柴脱颖而出,而值得注意的是,曾经跟劈柴同级的那些同事,在劈柴当了 CEO 之后仍然非常忠诚地为劈柴做事,没有任何的不服气。」

劈柴的家位于 Los Altos Hills,San Jose 的西北部地区,这里风景优美,阳光充足,家家户户的前院不是种上了葡萄架,就是安装上了太阳能面板。到这里你必须经过 I-280 高速公(这也被称为“世界上最美的高速公”),途中你还能经过两个不同的马场,Tesla的总部。这里确实有很多的马,很多的 Tesla 车。走在街道上,你可以发现价值10000美金之上的自行车比比皆是。

「我发现,劈柴培育员工忠诚度这方面真的很有一套,大家真的都特别喜欢他,而且团队气氛也特别融洽。他们真的构建了一种特殊的文化,你身居其中根本无需担心里面参杂什么办公室。劈柴可以说把大公司的那一套东西彻底剥离掉了,你只需要专注于做好手头的工作即可。」

劈柴很清楚什么是个人隐私,什么是公共事务。在个人隐私区域,没有人想让别人染指这些属于自己的信息。他这么说道:「我们需要设计出来的系统应该是这样子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很确信:『这一秒我要从线下退出来,好了,这样我完全找回属于自己的隐私生活。』」

很明显,即便他享受着低调的好处,但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他转的时间长了难免有人会认出他来。

消费级电子产品大展,也就是大家普遍用的名字「CES」,代表着科技界的狂欢盛宴。每年,内华达州的沙漠地带,拉斯维加斯城总是会上演一次如此别开生面的大会。在那里,尺寸大小不一的屏幕闪闪发光,扩音喇叭、汽车、盘旋在空中的无人机、奇形怪状的机器人,随处可见。它吸引了 17 万人前来参观,而这 17 万人中有一个人比较特殊一些,他就是 Google 的 CEO Sundai Pichai。(中国网友往往亲切地称呼他为「劈柴」)

Android 就是这两者结合的产物,它最终要促成的局面是:手机可以自定义化,各种零件进行装配,彻底私人定制化,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拿来定制不同大小尺寸、形状、性能、价格的手机。当然,卖 550 美金的 Nexus 手机到处都是,但是你也可以在新德里定制一款更加便宜的,不到 40 美金的 Lava Atom X 手机。这无需任何运营商协议。劈柴认为,这不仅仅改变的是印度的现状,更重要的是改变全世界的通讯格局。

劈柴的父亲就曾经一直为劈柴没有继续读完博士,而劈柴的父亲读完本科之后就没再读下去了,他想读下去,但是家里的经济条件实在是不允许了。从印度的生活标准上来看,其实劈柴真的算是幸运的了。他的爸爸是一名工程师,他还有机会上学。家里还有余钱买个小型摩托车,他,他爸妈,还有兄弟,有些时候都会骑着它出去。

创见干货:

他的措辞是如此的审慎,而且非常精炼,你很难知道他的立场是什么。但在他逐渐将自己的个性消融在公司的同时,我们在未来却能看到 Google 即将世界的身影。

曾经还是 Google 雇员的劈柴当时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么说道:「这里你缺的是信息的『确实性』。谁能真正定义劈柴这个人呢?」